回到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遇见的芬兰人,经历的芬兰事
作者:管理员 时间:2018-9-14 点击:143

曹一民

引子

     去芬兰之前我一直在阅读柴静的《看见》。谈及从事新闻工作的热爱源泉,她写自己需要对“人”的关怀:“人常常被概念化,被模式化。无意识是如此之深,以至于我们常常看不见他人,对自己也熟视无睹。要想看见,就要从蒙昧中睁开眼来。”这段话让我在即将步入成人世界的年纪里开始重新思考旅行的意义。

是为了偷得浮生半日闲吗?是为了满足自己冲出固有文化背景的猎奇心理吗?当然是的。但更重要的,旅行是为了将更多的人真诚地请进自己的生命,进而让彼此的生命都逐渐充实丰盈起来,生活便有了更多色彩。“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一个国家由人构成,一个人也由无数他人构成。想要认识一个国家,就要努力洗去脑海中坚硬的成见与模式,没有分别心地去认识这个国家中每一个具体的人、了解发生在这些人身上具体的事。因为努力了解,所以尝试理解,又因理解而逐渐通融,生活的视野便一点一点明亮开阔起来。

人是意义的动物,我们渴望被需要。当你发现自己和这个世界上更多的人有了联系、又多了些许牵挂,对生命的爱也更深了一些。

旅行,是为了更爱生活,然后更加奋力地活着。而芬兰,这个有着“波罗的海的女儿”美称的北欧国度,正如她美丽的名字般“芬芳韵姿,兰心蕙质”,用她的似水柔情将我们拥抱,让我们感受着北极圈沿岸至为温暖温润的一面。歌德说“永恒的女性引领人类飞升”,这个夏天,波罗的海的女儿则引领我们飞跃欧亚大陆,在这个异域国度寻找生命中的美好。

一.我们要主动发出声音——带着中国人的眼睛看世界

     北极动物园门外的广场上,各国的旗帜飘扬高空,却唯独少了心中最想看到的那面。机场大厅和宾馆大堂的墙壁上,各洲代表性城市的区域时刻被几块钟表铭刻着, 属于亚洲的那个是东京。
    尽管许多旅游景点的公共标语上已然拥有汉字的一席之地,芬兰当地人表示自己对中国的印象依然停留在有关“龙”的传说和今年4月抵达赫尔辛基的两只友好熊猫上。于他们而言,中国依旧只是个模糊的概念。导游解释道自成一派的北欧发达国家往往疏于关注国际政局因而忘却了发展中国家的进步,于是中国的发展便被主观地滞后了。
    导游言罢,我心中蓦然酸涩。之前一直认为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很难摆脱主观色彩的影响完全客观地认识其他国家,因而在追求所谓的“和而不同”中承认了文化之间彼此淡漠、批判甚至纷争的合理性。可如今我觉得自己错了。

许许多多的“不理解”也许只是因为少了主动分享传播的那一步,说到底是因为我们“没去做”,而不是“没法做”,这与文化偏见并无本质联系。我们得主动发出声音,让外国人了解更真实的我们,真实就够,哪怕没有美化色彩。
    于是自己厚着脸皮在购物付款之后、用餐空闲的当儿跟身旁的老外一边闲聊一边指着挎包上的冬奥标识告诉他们4年之后的北京即将又一次向世界敞开怀抱,告诉导游中国过去的许多尖锐问题如今已经得到了显著改善。这个国家正在不断努力着。
    我知道这些举动很绵薄,甚而因为过分的主动显得有些荒唐。但我执着地相信他们日后一定能在某一个瞬间因为与我的交谈而想起这个亚洲的国家,或许也会带着好奇来到它的土壤,然后了解它,让它在脑海里的形象丰富起来,而不只是概念。
    哪个国家都有不完美,但它拥有自己最客观的那一面,因此我们始终拥有维护它真实面目的空间,这亦是每一个国人的责任。希望未来的某一天再次来到这里,五星红旗会成为当中的一面。

二.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际遇——与芬兰少年的相遇

    北岛先生在《回答》中这样写道:“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化顺着历史的洪流向未来奔去,一代代弄潮儿决定着它的归宿。每一轮新的朝阳都蕴藏着潜在的希望,但只有沐浴在阳光下的少年不言乏力不言放弃,悠久的传统才存在延续下去的可能。只有少年敞开胸怀拥抱世界,古老的文明才拥有为更多世人所了解的机遇。

少年心事当拏云。访问九江友好城市卡亚尼时,我有幸在该市中心学校结识了一位与自己年纪相仿,并且同样渴望分享祖国文化同时了解异域文明的芬兰少年。

他叫阿尔图·奥涅斯,就读于卡亚尼中心学校,目前九年级。他有着典型的北欧式容貌,飘逸的金发被整齐地捊向额头的右侧,面颊精致清秀,肌肤雪白,淡墨般细眉下是明净的天青色深眸,薄薄的双唇线条分明,泛着红润的光泽。他个子不高,身板瘦削,常常独自坐在校门口的台阶上专注地思考着些什么。他像诗人般孤单,淡淡的忧愁下,有着超出同龄人的稳重成熟。

和他认识是在当天下午该校学生带领我们游览卡亚尼市标志性景观的伊始。他静静地走在我身后,不久我们便你一言我一语地从学校生活聊开来。

当队伍穿梭于卡亚尼市的大街小巷间,当地老师细心讲解相关景点时,中国的类似景观在我的脑海里一点点浮现出来,这让我产生了将中国人的故事讲述给芬兰同龄人的表达欲。

阿尔图告诉我蜿蜒向奥卢湖的卡亚尼河灌溉着全市的原野,同时也是卡亚尼市的饮用水来源。我轻声告诉他,中国的长江黄河养育了世世代代的华夏儿女,也缔造了古老的中华文明。途径十九世纪芬兰人民为抵御沙俄侵略而修筑的芬兰城堡,惊叹城堡造型独特之际,我告诉阿尔图闻名世界的中国长城是炎黄子孙两千年前同样用来保卫国土的伟大创造。当面对海鸥飞翔、清风吹拂的奥卢湖,望见湖中央星星点点的小岛,我告诉他,庐山脚下的西海有着与这儿一样优美别致的风景。参观卡亚尼市大型现代游泳娱乐中心时,我向他介绍作为2008年夏奥会游泳场馆的水立方,在四年后的2022冬奥会,水立方还将成为冰壶比赛场地。

我说着,他蔚蓝的双眼望向我,时而认真地微笑着点点头,时而面露惊叹。接着,他便继续为我讲述芬兰的历史文化,讲述芬兰人特有的宗教信仰与教堂历史。

我想自己永远也忘不了在奥卢湖畔悠扬的手风琴声中听到芬兰诗歌《夜曲》时的惬意与美好。它由芬兰国宝级诗人埃诺莱诺所作,忧愁的情感中表达着诗人对爱情深沉的渴望与眷恋。阿尔图说,埃诺莱诺是芬兰史诗的缔造者,他的创作将芬兰民间传说与现代诗歌风格相融合,开创了“国家浪漫主义”的先河。埃诺莱诺为芬兰的艺术鞠躬尽瘁,尽管在芬兰内战后遭受抨击,经济困顿、健康恶化,他坚守着“生活是一场永不妥协的斗争的信念”,依然无怨无悔地为他所深爱的国家奉献着,利用文学创作作为引荐新人的工具,成就了诸如著名音乐家西贝柳斯一类的大师。

借着文学创作的话题,我跟阿尔图谈及中国语言的魅力。在他的印象里,中文是世界上最难学习的语言,他对变化万千的方块字感到困惑,也无从知晓汉字的构成方式。我笑笑,用铅笔写下一个大大的“木”字,然后问他这个汉字像什么。他望望字,望望四周的森林湖泊,指着不远处的树木轻声问我:“Trees?”我惊喜地点头,告诉他“木”在中文里就是树的含义。他惊讶的眼神让我明白,汉字在他心中瞬间变得有趣而灵动起来。我继续告诉他,汉字不同于字母组成的语言,它的创造是基于中国先人对自然万物的描摹,是对世界最真实的写照。书写汉字如同绘制一幅美丽的自然画卷,一笔一画都诉说着对周遭景物的关切,汉字生于自然,因而如自然本身一样迷人。他认为我的解释颠覆了他对汉字的看法,之前他只认为方块字是一些毫无意义的字符,不想却有如此深意。这番话是对我最好的鼓励,让我真切地体会到作为中国人的骄傲。

方才他告诉我埃诺莱诺的爱国情怀,我为他介绍中国古代文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情怀。我竭尽全力用英语告诉他君主专制制度下报国无门的诗人利用诗歌创作抒发情怀,造就无数爱国诗篇的过往。我轻声吟唱《但愿人长久》,为他讲述歌词的由来与作者苏轼的身世。告诉他苏轼屡遭贬谪最终在自然万物的慰藉下历练出超脱旷达的胸怀,无意世俗后拥有对万物的深情,因而能“把酒邀月”,借永恒的明月表达对全天下人民的美好祝愿。言罢,他向我赞叹着中国文学史的悠久与传奇。

徜徉在湖光山色之中,阿尔图向我提起中国近几年的污染问题,我耐心地向他解释环境污染是中国努力实现工业化、城市化的必然道路,因为中国正在用十几年的速度走完欧美国家曾用几十年完成的里程。同时,中国已经开始采取措施整治环保问题。我笑着告诉他2022年他若来北京看奥运,等待他的一定是绿水蓝天。两天后,他在邮件里告诉我,他对中国的环境污染能够理解,同时他也很欣赏我面对中国现存问题的坦然。他说,我的坦诚让他意识到“只有勇敢指出并正视国家的问题,我们才能更好地改善它。爱国不意味着掩饰缺陷。”

返程的路上,他望着车窗外为数不多的车辆和一眼望得见尽头的笔直道路,感慨道卡亚尼城市规模小,缺乏发达的交通网络,因此虽然邻里之间彼此熟悉氛围温馨,生活却因为极少的对外交流而不免乏味枯燥。他告诉我,自己希望走出小城,去见一见更大的世界。他想大学的时候做交换生,到其他国家感受丰富的文化体验。临别的时候我抱抱他,祝福未来如他所愿的那般开阔敞亮。

我们又未尝不是如此呢。脚踏泥土,却依然仰望星空,热切地向往着未来。少年情怀从不因国界而有所消减,青春的热量因梦想而常在。少年心事当拏云,谁念幽扼独自寒.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际遇,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在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相遇,在彼此心中留下一颗异国文化的种子,我们有信心告诉未来的世界,人类的明天会因青年人的彼此了解而越来越美好。

我不会忘记阿图尔带给我的回忆,更不会忘记当文化与文化真心相遇时的感动。

三.因热爱而专业,因专业而尊重——从职业导向看芬兰教育

来芬兰之前我曾听说过一个很夸张的调查数据,芬兰政府对失业人群的月补贴高达800欧元,折合人民币6400元,比咱们国家大多数省份的人均收入还高不少。许多人对北欧国家的向往也往往是出于其发达的经济实力下优越的社会福利保障,仿佛就算游手好闲度过一生,也能活得相当滋润。

对此我一直心存疑问:既然社会福利条件这么好,芬兰人难道不会丧失工作的动力吗?就业率一直偏低,人们是否对个人价值的实现依然执着呢?

直到自己亲身来到这个国家,遇见一些人,问过这些事儿,心中的疑惑才土崩瓦解。

他叫桑塔·克劳斯,没错,就是圣诞老人Santa Claus,工作于罗瓦涅米市的圣诞老人村。位于芬兰北部拉普兰地区的罗瓦涅米是全球公认的圣诞老人故乡,虽然其来源出于一位当地童话大王的宣传与罗斯福夫人的商业炒作,但其濒临北极圈的地理位置与驯鹿遍野的生态环境着实为圣诞老人的传说提供了存在的依据,因此罗瓦涅米便成为了全世界人民寄托对生活美好向往的福地。如今已然成为芬兰标志性文化产业的圣诞老人村每年都会接待千万人次的游客,其中不乏知名明星或政治人物。

圣诞老人村灯光昏暗的阁楼上,果真住着一位头戴红色圣诞帽、面留海涛般洁白浓密胡须的老人,笑眯眯地等候着前来参观的我们。幸运的我们得到和圣诞老人交谈的机会,同行的一位同学问道:圣诞老人只是人们创造出的一个美好形象,您是否将扮演圣诞老人视为一份工作呢?这个问题我们心中都有,只是心照不宣地不去提及罢了。但真正问出来,却不可谓不犀利。老人说话的声音很温柔,轻轻的、慢慢的,毛茸茸的大胡子随着翕动的嘴唇一点一点抖动着:“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份工作,我告诉自己,我就是真正的圣诞老人,因为这世界上还有那么多可爱的孩子信仰着我、依恋着我。”他指指身边几个硕大的麻布袋,里面的信件满得几乎快溢出来,那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孩童寄给他的,“我非常乐于和孩子们交流,他们的每一封来信我都会认真阅读然后回复。我的礼物会带给他们整整一年的快乐。”另一位老师问他会不会有休息的时光,老人告诉我们,自己整整一年都需要为圣诞节的到来做准备,因此很少有时间休息。实在困顿的时候,他会选择去蒸桑拿、摘蓝莓。他想方设法为孩子们带来惊喜,然后在平安夜前后将礼物和信件寄往各地。他说,给孩子们带来快乐本身就是一件幸事。

这世界上有些东西还是有必要把它当真的,哪怕知道它在客观世界里并不真实。否则就没意思了。因为相信,所以真实,这大概就是信仰。席慕蓉的《戏子》里有这样一句:“我只是个戏子,永远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老人确实只是扮演着圣诞老人的角色,但他早已超越了戏子的高度,他将别人的故事改写成自己的篇章,将此刻的泪水与历史交汇。他带着对童心的呵护与关爱、对乐善好施精神的坚守,将自己活成了真正的圣诞老人,活成了公园4世纪时那个广受人们爱戴的、真正的Santa Claus。人的寿命终有尽时,艺术创作中的人物也不会不朽。但正如梵高所说的那样,真正不朽的,是蕴藏在艺术之下那些人类永恒不灭的精神。只要人世间善良与爱依旧存在,圣诞老人就永远真实。

除了圣诞老人带给我的触动,另两位分别在北极动物园、沃卡蒂哈士奇犬训练基地工作的职工对待自己工作的态度亦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无论是在拥有200多种极地动物的北极动物园还是100余只哈士奇雪橇犬生活的训练基地,工作者对于其中每一只动物的生活习性与健康状况都了如指掌,以至于在我们参观期间,他们谈笑间便将讲解范围细致地覆盖到每一种动物、每一只犬类的具体生活细节上。望着工作者微笑着喊着小动物各自的名字给它们喂食、与它们亲密互动,温暖感动流过心间之余,脑海间剩下的只有“本色当行”这个词语。

芬兰人对于工作的热忱,仿佛并没有因为宽裕的福利条件而有所消减。他们对于自己的职业,是有着深入骨髓的热爱,因为热爱才有足够的精力投入也因而愈发专业,从而获得社会的肯定与尊重。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芬兰人对于职业的热爱必定源于对自身兴趣的执着追求,而芬兰的教育体制则为每一份独一无二的兴趣提供了生根发芽的空间。

我们说孔子是“万世师表”,说他是人类教育事业的鼻祖。确实如此。尤其当我逐步了解芬兰的教育体系,这种感受愈发深刻。这个北欧国家正在践行着孔子两千多年前便提出的“因材施教”的理念,可见中国古人的观念是超出时代的先进与成熟。得益于较少的人口数量,芬兰教育能够普遍实行小班教学,从而平等地保障每个学生受教育的权利。

在小学及初中阶段,芬兰学校致力于运用多元信息化教学手段激发学生的学习热情,同时开展包括机械操作、食物烘焙、木工制作等实践类项目在内的众多课程,涉猎范围较我国广泛,也更有利于学生生活实践技能的提高。小学与初中阶段学科广泛开展的另一重要目的是鼓励学生主动探索自己的兴趣所在,从而在初中毕业时对未来的学业规划及高中学科选择拥有更为清晰明确的认知。

芬兰高中阶段的学习则更为注重学生学科专业能力的培养,是为学生日后进入大学学习打下通识教育的坚实基础。与我国不同的是,芬兰高中没有明确划分为文理科学科类别,而是类似于目前新高考“3+3”模式,鼓励学生自己选择符合自身兴趣发展的学科进行组合。同时,学生选择不同学科较少出于功利色彩的原因,而是基本根据自身特点选择,真正做到最大限度地发挥自身特长,为日后的职业道路奠定理论基石。

芬兰学生自幼探索自身兴趣,日后借助教育体系的力量将兴趣培养为专业技能,最终拥有一份自己所热爱的工作,也因热爱而不断探索变得专业。这是对“因材施教”观念的最佳诠释,也是一个国家教育体系的最佳状态。

但不可否认的是,学生对自身兴趣的坚守一定是以较强的国家经济实力为基础的。芬兰各职业间的收入差距并不显著,因此不存在严重的行业分化,只要在自身的职业内做到专业就能够获得社会的认可。倘若行业间经济效益差异明显,个人的兴趣未免会受到社会经济发展大势的冲击,也因此容易产生“专业不对口”、“热门专业人数爆满”的畸形教育现象。

对于如今的中国而言,实现“因材施教”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我们这代人需要坚定地将铺路工作做好。只有国家的经济发展愈发多元、平衡,以兴趣为主导的教育体制才有可能成为现实。

四.芬兰人的“SISU”品质——以体育运动培养民族精神

滑行在沃卡蒂国家滑雪中心越野滑雪的赛道上,我望着迎面到来的一个下坡心里有些紧张,还没等紧张变成慌张,自己的重心已经不听使唤,整个人瞬间对着皑皑白雪行了个三拜九叩的大礼。疼,钻心的疼。越野滑雪的雪场不像高山滑雪般蓬松柔软,这里的雪很凌厉的,甚至有些坚硬,阴惨惨的路灯下发出惹眼的白光。我忍着五脏六腑的疼痛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无奈地发现自己双脚的滑板竟然不争气地交叉在了一起,你踩着我我踩着你,动弹不得。

不久之后身边经过几位呼啸而过的芬兰国家队运动员,他们身旁站着为白发苍苍的老者,身着芬兰国家队队服,一脸严肃地嘟囔着,想必是芬兰队的教练吧。看见狼狈的我,老人关切地向我走来,比划着示意我仰面躺下。他不会说英语,我没明白他的意思,他便毫不客气地将我向后一把推倒。“靠,真够疼的,这老人家咋还给人伤口上撒盐呢?”我愤愤地想着。躺倒后,老人小心翼翼地抬起我交错在一起的双脚,将其拨开,然后示意我站起来。这回我听懂了。站起来之后,正准备继续向前滑走,他拉着我不让走。我正好奇他要做些什么,不想他对着我的肩膀就是重重一推,弄得我一个趔趄。他不满地冲我摇摇头,有嘟囔着做了个紧握双拳、双脚弯曲的动作——哦,大概是让我用力保持滑行姿势吧。这一次我用力地站稳在滑道上,他又推了我一把,见我没有摇晃,便竖起拇指让我滑走了。滑着滑着,突然觉得手掌流动着一股温热的液体,停下一看,原来是方才摔出了个大伤口,正淌着血。也无从顾及伤口疼痛,只好奋力向终点滑去,到时再处理。

这个场景值得我用一生去铭记,因为摔倒受伤的瞬间、重新振作滑行的片刻让我深刻地感受到芬兰人常说的“SISU”的真正含义——勇敢与坚韧。

SISU”大概是芬兰人极为重要的民族精神,因为无论走到何处、与何人交谈,芬兰人都会引以为豪。当地的同龄人告诉我,他们学习到“SISU”品质,多是源于体育运动。

在芬兰游学的短短几天时间里,我就体会到了芬兰青少年对于体育运动的热爱。两天之内,我们就和当地学生一起进行了足球、曲棍球、滑雪、羽毛球、长跑五项运动的训练,常常是汗如雨下、气喘如牛,却见芬兰同龄人面不改色心不跳,脸上依旧洋溢着兴奋的笑容。无论男生还是女生,芬兰人对运动的激情是一致的澎湃,绿茵场上甚至会出现女生单挑男生的景象,这对来自中国的我们而言不可谓不特别。

在沃卡蒂,我们还体验了广受芬兰青少年喜爱的另一项运动——极限冒险。在充足安全措施的保障下,我们飞檐走壁、在几十米的高空中走钢丝、攀绳索、荡秋千,和同伴默契配合的同时将内心的恐惧冲击得分崩离析,愈发勇敢。

体育运动中蕴藏的超越极限的勇气与战胜困难的坚毅铸就了芬兰青年的“SISU”精神,这种勇敢坚毅必然如维京精神之于瑞典人、武士道精神之于日本人那样支撑着一个民族在最为艰难的时刻努力走向未来的力量。我们同样需要民族精神的激励,而体育运动,或许就是发掘它的绝佳契机。

五.这里的风景如画卷——芬兰人的环境观念

从沃卡蒂山岗的顶端俯瞰全城,视野里剩下的只有连绵千里的绿野和点缀其间的蓝宝石般的湖泊。在桑拿房边的平台上远眺,低得仿佛触手可及的白云在明净的天空里连丝缕纹路都看得分明,它们倒映在湖水之中,镜像与实物是一致的清晰明丽。

芬兰的湖光山色是举世闻名的引人沉醉,切身体验,宛若置身于一幅色彩亮丽的流动画卷,一切是难以置信的美丽。

值得我们思索的,是芬兰人保护自然环境的观念。两千年前,孟子曾提出过“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的可持续发展观念。其眼光之长远令后世叹服。而芬兰政府对于环境保护的举措,则处处践行着这一理念。

芬兰是一个森林覆盖率高达70%的国家,当地人的休闲娱乐也多从森林中生发出来。芬兰人热衷于垂钓、野外采摘、打猎等与自然亲密接触的活动,但政府对这些活动的时间与范围有着严格的限制。芬兰居民不可在冬春季节垂钓,从而保证在此期间鱼类正常进行繁殖、鱼苗迅速生长。同时,居民狩猎期间不得捕获一岁以下的幼崽或怀有身孕的成年动物,砍伐树木的面积也必须在合理的限度之内。

芬兰政府强大的执行力与当地居民高度的自觉意识为可持续发展的实现提供了有力的支持,也正因如此,芬兰的景色才能一直受到世界各地人民的喜爱。

六.胜似亲人的关切——芬兰淳朴真挚的民风

在访问友好城市卡亚尼的期间,我们住宿在一个名叫“流浪者”的小型旅馆。旅馆的主人是一对当地的老夫妇,头发斑白,略有佝偻,面庞却是始终如一的亲切笑容。旅馆的环境虽简朴却一尘不染,两位老人独自经营着着间旅馆,从早餐制作、房舍管理到费用统计,一切事务都是亲力亲为。他们英语说得不好,却在我们遇到小困难时极力热心相助,临别之际,甚至热情地将一筐红通通的新鲜苹果与好几大板巧克力送给我们,说是留作纪念。

旅馆的房门前,摆放着两坛鲜花,其间有一座卓别林的塑像。迎着朝阳、嗅着清香的早晨从旅馆出发前往目的地,一天都有愉快的心情。

临行之前,我问两位老人是否喜欢卓别林演绎的电影,因而将他的塑像立在门口。他们告诉我,自己喜欢卓别林演绎社会底层人民的真实,也为他关心底层百姓的善良而感动。正因如此,他们将旅馆命名为“流浪者”,他们希望每一个孤独的旅者在这间旅馆内都能找到宾至如归的温暖,能够体会到生活的快乐。

除了淳朴真挚,我想不出其他词汇来形容两位老人的善良和蔼。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在纯净的自然风景中生长的芬兰人,有着和这儿的美景一样明净的心灵、温暖的胸怀,让每一个异乡人都不必感受身在异乡的孤独寂寞。

七.我爱这世界,我爱她的人民——带着赤子之心永远前行

他如此真诚可爱,深深地爱着这个世界,是历经世事之后回归自然的通透与平和,大概如我们所言的“返璞归真”。
    在和卡亚尼市的同龄人进行的野营活动中,我遇见了这样一位睿智的老人。

老爷爷今年75岁,已经去过52个国家,包括两次游历的中国。我问及他环游世界的动力,他用芬兰腔的英语告诉我:I love to meet people from different countries.The more we know about each other,the more understanding we will have,and less wars will be made.
    
 他说他热爱中国人的善良与热情,在云南游玩时为56个民族的多元文化感到惊叹。提到如今中国的发展,他关心中国的腐败问题。当我告诉他这个国家已然采取行动,政治风气日趋清朗,他带着欣喜的神情说道:That's getting better and better!
他说自己再也不愿来到印度,因为不忍心看到恒河边的孩子们因为贫穷,只好日日光着脚丫,衣衫褴褛地乞讨为生。
      他爱着这个世界,爱着这颗星球上的每一个人,因而希望人们通过沟通交流融化不同文化、不同国家间的所有芥蒂,手牵手,带着尊重与友谊奔赴属于全人类的每一个明天。他告诉我“Beautiful things are everywhere,beauty is not that important.I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ings that matters,It makes our life full and colorful.
       当我们和芬兰的同龄人一同飞奔在绿茵球场,一同在炭灰摇曳的篝火旁野营,一同在绿野里围成圆圈进行童子军游戏,他觉得这一幕令自己特别感动。他说当我们长大之后,也许物语横流中将不再“childish”,不再单纯的一如今天的蓝天。他反复提着"commercial"这个单词,告诉我在日益繁复嘈杂的商业化氛围中不能忘记了少年时对这个世界最初的好奇与关怀。
       这就是赤子之心吧。明净如这儿的湖泊,热烈如跳动在篝火中的焰星,无论走了多远,都不忘记为什么要出发,都不放弃那份对世间万物最幼稚却也最真挚的好奇。因好奇而关怀,因关怀而尝试着理解,因理解而逐渐通融,因通融而更加热爱,青春的热量永不冷却。
       老爷爷忧愁地叹息自己已近黄昏,我告诉他青春的心将保存永远。他笑着拍拍我的肩,说道感谢。
       该说感谢的人是我。您的教诲太宽广,我要用一生去体味。

结语

       在《看见》的结尾部分,柴静写道“人不可能孤立而成,人由无数他人的部分组成。”我们每个人都由过去的回忆以及回忆中的每一位参与者构成,生命是一场不断与世界发生交集的历程,旅行更是如此。唯有看见的世界愈发广阔,交集才会越来越庞大,我们生命的格局才会越来越宽广。过去十天发生在芬兰的一切事、认识的一切人从此都已铭刻在我生命的进程中,他们使得我成为如今更为丰富、有着更多牵挂的自己,永不磨灭。谢谢你,波罗的海的女儿,徜徉在你的胸怀中,你让我更加坚信,这个世界上有着那么多的美好值得我们去发现,去铭记,去热爱。勿忘初心,芬兰,我们日后再会。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与芬兰深情地握手

版权所有:江西省九江第一中学
地址:九江市滨湖路1号 邮编:332000 电话:0792-8238623 8238625
传真:0792-8238623

Copyright 2013-2015   赣ICP备11003334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21号